小B生病的一星期,坐困家中,唯有找點事情自娛。像是在箱底找回林憶蓮1996年演唱會的CD(「記得憶蓮盛放」,我記得,你記得嗎?)小B 低燒時會跟隨舞動傾斜Medley跳舞,當然我最愛是呆坐靜聽歲月流金Medley.

大概是兒子生病媽媽也有點傻,竟拿起畫筆畫畫,找本Georgia O’Keeffe的畫冊,那是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看特展時買的,隨意臨摹,天光畫到天黑。小B睡了,東尼催我早點休息,見我還在與一片紫糾纏,怕我壓力大到傻左。

那水溶性顏色筆是在玩具反斗城被硬銷是買下,推銷員最後說了一句︰媽咪都可以拿來畫秘密花園。結果我拿來畫圈圈,一筆筆看顏料溶化變淡,竟有點出神,都忘了缺乏睡眠的疲倦。

湊仔的生活,就是這樣過。但不覺不覺,又拾回許多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