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愛的亦舒,出版第三百本書。數不清她寫了多少年,五十年也有吧?我看她的書,也超過二十五年了。那種感覺像是,她一直都在我生命裡,但是,心裡總是準備她隨時封筆,從此消失。

就像她是我年老的親人一樣。

從來沒有,很好奇的想知道她的私事,或是想見她的真人。但是,總會渴望在她的書中找到生存智慧。或是,偶有讀到一兩句說中我的心事的,剎那感動。

我的成長歲月,聽林憶蓮的歌,看亦舒的書,真是夫復何求。昔日不知情為何物,只是一味讀一味聽,長大後雖不曾為情所困,但也明白情這個字真是千迴百轉,窮一生探索也未能理解。

友人說,看罷她這第三百本書,覺得只是一般而已。我起初也希望這本新書會有一點點不同,不過相信這本書只是碰巧第三百本出版,根本沒有什麼特別意義,所以我也沒有太多期望。難得的是,亦舒還在寫,天地圖書也為這新書做了一點宣傳。幾十年過去,現在的年青人應該不會看的了,只餘下我們這些懷舊的人一直追隨。究竟是什麼令我們這樣死忠?我們追隨的是亦舒,還是她代表的某種過去?

亦舒長居加國,也應該很久沒有回來香港了,但出版社卻仍尊稱她為「香港殿堂級女作家」,這個稱號,也其實不會有什麼人反對。不竟,她紀錄了香港女士幾十年的堅強與溫柔、自我追求與渴望被愛,也同時為香港說故事,一路走來,像是在寫香港的歷史。

一貶眼匆匆數十載,三百本小書並排在書架上,是我心中永誌難忘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