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Mitford 姊妹中最年輕的Deborah,前年去世,後人把她的遺物拿出來拍賣。

專程去一轉拍賣行,買本圖錄回來看,內裡真的目不睱給。風景畫、人物肖像、厚重的維多利亞時期傢俱、作者親筆簽名題字的書、一套套精緻的陶瓷餐具、典雅的珠寶首飾,都是身外物,卻各有各的身世,訴說著二十世紀的歷史。Deborah Mitford算是英國「最後的貴族」,後人雖掛著與她一樣的公爵夫人頭銜,但也不是那回事了。

我最好奇的,當然是作家Eveylyn Waugh贈她的Brideshead Revisited樣書,內裡有作者的題字。因為這是 “Pre-publication copies", 真不是隨便在舊書市場可買到的。這樣彌足珍貴的舊書,竟也拿出來拍賣,好像在回應Brideshead Revisited的故事,貴族的沒落,大宅的衰敗。

拍賣品中還有一枚鑽石胸針,是Duke of Devonshire——她的丈夫委託珠寶行特別設計製造,送給Deborah以紀念他們的鑽婚紀念。不少人都說,這些紀念品怎會拿出來賣?太殘忍了吧?

不知道Deborah怎樣想?大概她生前沒有特別指明這枚胸針要留給子孫,或許她也不太在乎後人如何處理它。人老了,只會珍惜埋在心底的感情,這些小玩意,都是點綴。

有人說可能是因為龐大的遺產稅,令後人要賣出珍貴的物件。我不知道有幾真,但拍賣行的珠寶首飾都好像特別寂寥,曾經在達官貴人身上閃閃生輝,然後輾轉遊走在陌生人手上,無止境的流浪。

鑽石一定恒久遠,但是流傳給什麼人,又是另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