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你站在路邊為我截車,一架又一架車經過,卻沒有一架停下來。你好像笑了,那種帶有歉意的微笑。其實車停不停,你根本控制不了。況且在夢中,你想得到的,總是得不到。

或許是,我根本不想車停下來,那麼,我們便一直站在路邊看車,一幅流動的風景。

醫生說︰試下不要看那麼多書,不要晚上看,不要臨睡前看,多點讓眼睛休息。食藥不是不可以,但不能解決問題對不?

眼睛太累了,只好做夢,或者書寫,把那些沒來由的夢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