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幫朋友做些事情,早出晚歸,幾乎天天不在家,很多事情都忘了,包括小兒學校逢周五的英文生字小測,前一晚才記起來,唯有第二天出門上學前跟他溫習一次。

這裡自然也給忘記了,整個九月沒寫,流金歲月缺了一角。

昨晚鋼琴獨奏會中場,東尼緊緊握著我手說︰這陣子都好像捉不到你。我沒說什麼,只是覺得接下來的Paul Hindemith奏鳴曲特別動人。

明明就在身邊,就在這裡了,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