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問︰你還在寫博嗎?答︰也有的,上一次寫是一個月前。友曰︰那算是還在寫了。

有位老朋友最近在一個很舊的網誌網站寫下片言隻字,短短幾句像夢囈。那裡是她十幾年的地盤,讀了覺得不忍,大概她是每年也回去看看,前世記憶仍在,於是又寫幾句,年復年,花憶前身。

這十多年在最公開的地方寫最私密的心事,終於覺悟,這些文字不是寫給別人看,是寫給自己。像前輩說:是憑靠,也是慰藉我輩不是身於亂世,沒什麼苦頭,但歲月悠悠,總有傷心難忘事,書寫是我們的歸屬,感情的出口。還在寫,其實是在安撫自己,繼續在平淡的生活前進。

文字在網絡間浮沉,在資訊的無邊空間,誰誰誰看過那些生活瑣碎,窺探過一兩件樂事恨事,也考究不了。像是我跟你說完話,背轉身時才感覺到兩頰如火燒,想必你也看見,你怎樣想,我也不去想,省得那火綿延的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