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司機構在年尾的習俗「忘年會」,是一班同事吃飯慶祝,回望過去,互相勉勵的聚會。當年在古董店打工的時候,有一位熟客是日本人,做中國古董瓷器買賣,一年來香港三次,與老闆已很熟稔。年尾的時後,他請我們店裡上上下下去吃飯直落唱K,算是「忘年會」,送舊迎新。這些吃飯應酬事宜我這小員工一向很少參與,但這次熟客請客,不去就不賞面了。記得當時東尼知道我要去唱K,即發了很大脾氣,勒令我要立刻回家。他緊張我,怕我被日本人佔了便宜。

但自此以後,每年的最後一天我都會記得「忘年會」。忘年,把過去一年不開心的事忘掉,新年新希望,那不就是我們活下去的動力?

忘記其實不容易。要愛不能愛,要忘不能忘。我慶幸這一年有許多值得記住的回憶,要忘卻的事,也只有不刻意去「忘」,才能忘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