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憶蓮決定參加中國那些很特別的音樂節目,我等「蓮迷」幾乎沒同聲一哭。大家都說以她今時今日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去這些節目「比試歌藝」。東尼說我背著「包袱」,放不低她當年的清高,接受不到現實。但那些高標準、真心做音樂、突破傳統、新嘗試、不向通俗低頭都是她的風格,她把我們的期望帶到最高,如今一下子摔下來,我們怎會不痛?

或許,我真的要好好體諒別人。五十歲獨身女人帶著女兒,錢不是最重要嗎?沒錯她是殿堂級歌手,但人前風光背後辛酸其實都估到,人家重金禮聘,她豈會為歌迷放棄賺錢機會?下半生歌迷養你嗎?最後不就是要靠自己?

我們這種人,好像是最固執的人。不滿憶蓮做真人Show, 哀嘆亦舒寫胸毛肌肉,完全接受不到轉變。幸好這年頭沒有焚書坑儒,古董小說CD我仍保留著,嘆息以後可以繼續聽破曉野花,繼續看家明玫瑰,自我沉醉在被人恥笑、懶高尚的文藝女中年世界。

回憶總是溫柔的,大家記得憶蓮盛放過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