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B七歲了。

去年他生日,東尼怱怱忙忙完成手上工作,趕去學校講故事派杯子蛋糕,當作慶祝。今年的老師比較老派,不太願意家長打擾班房每日流程,我們早上送返學時放低杯子蛋糕便算了。

六歲至七歲,又是令人驚喜的一年。他宣布自己最喜歡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開首四分鐘,他自己沒說)。多得S姨姨去秋那幾場免費音樂會,讓他窺探古典音樂世界。

鋼琴學了一年多,拿著我的老舊John Thompson練習。間或會有點落寞的說My piano is so bad. 有要求,倒是好。不過我這個陪練琴的人有時也不要太惡形惡相,打擊他自信。

已經差不多棄絕圖畫書,學人看Whipmy Kid,看得迷頭迷腦,但又很少聽他笑出聲,想是他根本未到那年紀,唔識笑。最近把舊型號的Kindle給他,他很自豪的說My Kindle. 喜歡看歷史書,一知半解的,對Hitler、World War、Cold War 和毛澤東破四舊特別好奇,東尼忍不住給他一點引導:不是所有舊東西都是不好的,好的舊東西我們要盡力保存,他聽了好像明白了什麼。

還學了一年法語,回來唱法語兒歌:一隻綠色小老鼠,捉牠抓著牠的尾巴,把牠放進油放進水裡,會變成蝸牛,nice and warm. 他唱了一次,用英文解釋歌詞,我以為他上課聽錯,怎會有這樣奇怪的兒歌歌詞,法國人真的難以理解。

整個冬天也學游水,強身健體,逢周末不停游一小時,也不會說累。食量仍然驚人,不能想像到青春期時他會怎樣掏空家裡的雪櫃。

小B會大悲大喜,會放聲笑和放聲哭,我擔心這樣會否太兩極,朋友說這樣倒好,情緒不會收收埋埋,幸好他是哭了笑了便算。

口頭禪是I forgot,用來推搪一切要做但沒做的事。Ok, fine是用來回應你迫他做的事。Please…是纏繞你因為你拒絕他的要求。Can I是問你可否吃雪糕/看電視/買玩具等等。當然還有I am hungry這每日金句。

我希望,你快點長大,但又想你慢一點,就像那句潮語:唔駛急,最緊要快。我和東尼說:他很快就不想我們跟著他了,不想他變成困擾少年。但心裡又想他長大一點身體好一點長高一點自理能力好一點自控好一點。這是天下父母的矛盾,逃不掉。

************

兩歲四歲五歲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