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已逝二十年。

二十年前的今天,開學日,回校路上人人拿著印有戴妃笑靨的報紙,我記得空氣中有點秋意,一陣風吹過難免一點傷感。後來看電視直播喪禮,那天英倫有罕見的glorious sunshine, 但那種靜默像從電視機滲透出來。要等到回歸之後我才開始明白英國人的特點,stiff upper lip.

幾年前我在倫敦V&A博物館,對著她舉世聞名的Elvis Dress發了一陣子呆。那件釘滿珍珠的晚裝裙,是為了到訪香港而專門訂造的,以襯托香港「東方之珠」之名。如今在博物館的玻璃箱子裡,仍然散發著雅氣。1989年她穿著這條裙子,為香港文化中心開幕。文化中心裡有展板介紹這段歷史,在星巴克旁邊不起眼的角落。

這些多餘的「歷史」,還有人記得嗎?

************

舊文:深宮